翁熄小瑩高潮連連第十章 老師好緊好爽浪貨我還要

      草!不是吧?明明離得這麽遠,可她為什麽就是心肝一顫,總覺得裴宴發現她的鏡頭,知道她躲在哪裏,可那怎麽可能?

        她隔著一百多米呢,裴宴怎麽可能有那種警覺性。

        見她轉動鏡頭,無敵小盯襠暗暗點頭,她就說裴宴沒有外界傳說的那麽神,看吧?一個短信就把人勾來了,虧得裴粉還到處炫耀,說裴宴是娛樂圈唯一清流,說裴宴是娛樂圈為數不多知道羞恥的藝人。

        結果呢?背地裏還不是個平平無奇的約炮小天才!

        娛記移開視線,臉色有些奇怪,“你確定你說的大料是這個?”

        無敵小盯襠無比肯定地點頭,“拍!盡管使勁拍!”

        娛記不敢相信地再問一次:“你確定要拍?你確定我可以發?我沒記錯的話你偶像是席景澄?愛了他那麽多年,現在竟然要我放他的大料!好啊,小盯襠!不愧是你!姐妹我沒看錯你!我沒想到你會大義滅親,為了姐妹的績效你犧牲了自己的偶像,不得不說,你才是我的真閨蜜!放心吧,等我拿了績效獎金一定請你吃飯!”

        無敵小盯襠:????等等!你回來!

        十分鍾後,無敵小盯襠和駱田田站在落地窗前,盯著酒店門口座椅上的兩個男人,一臉冷漠。

        她們犯了什麽錯?為什麽會有種狗被虐到的錯覺呢?雖然他們不過是聊著無關痛癢的話題,舉止甚至算不上親密,可遠遠看著,總覺得倆人之間充斥著滿滿的荷爾蒙,那種無形的性張力,讓人總覺得下一秒,這倆人就會吻得難舍難分。

        無敵小盯襠:“房塌沒了?”

        駱田田:“塌沒了。”

        無敵小盯襠:“嗚嗚嗚嗚~~席景澄太過分了!我粉了他六年,上大學的時候為了見他一眼,不惜節衣縮食買機票去國外,大冬天坐在他公司門口,等等足足五天,隻為了見他疫苗!我為他花了那麽多錢,為他耗費整個青春,可他竟然讓我塌房了!”

        駱田田心情不比她好什麽,無敵小盯襠隻是塌房了,她不光房塌了,還被人送花圈,裴宴是什麽年代的老古董!竟然以為大姨媽走了是大姨媽死了,這太奇葩了!

        駱田田哭喪著臉,難過地直摳玻璃,“都怪你,要不是你我也不需要被人送花圈。”

        無敵小盯襠:“2g衝浪少年不是裴宴的人設嗎?他是什麽年份的老古板?”

        駱田田:“不是人設,他是真的不懂,可能大山裏長大的孩子就這樣吧?我記得他連26個字母都是現學的。”

        無敵小盯襠流了一臉眼淚,她抹了把臉,淚眼漣漣看向不遠處的裴宴,可能是黑到深處自然粉吧!駱田田說的這些她竟然全都知道。想當初她為了防止裴宴超過席景澄,每天都在直播間裝粉窺屏,窺著窺著,不知從哪天起,看裴宴直播變成了她的日常。

        如今看著裴宴和賀時嶼相視一笑,她忽然覺得……這對cp還挺好嗑?

        無敵小盯襠頓時就不傷心了,愛豆嘛,你敢傷害我我就換一個去愛!

        我自己開除自己的粉籍還不行嗎?

        駱田田:“得了,你別折騰了,你這樣的粉絲裴宴敢要?你是席景澄大粉,你去粉裴宴,人家肯定以為你是黑裝粉。我現在真的心累,讓我休息一下,乖,我愛不動了。”

        生無可戀臉.jpg

        說話間,門鈴又一次響了,駱田田無精打采地打開門,隻見十個快遞小哥抱著十個花圈,正要衝她微笑,似乎想到了什麽,立刻板起臉,聲音裏充斥著難言的悲痛:“駱小姐,裴先生聽說您的大姨媽走了,特讓水果app视频下载入口送來十個花圈。”


 

        無敵小盯襠:“他真體貼。”

        這幾天郝爽和袁秋陽都有些不開心,起因是他們聊了很久的李玲媽媽竟然不理他們了。

        他們可是真心實意要做李玲媽媽的孩子,撫平李玲媽媽的傷痛,可李玲媽媽說拉黑就拉黑,這真的太讓人傷心了!

        倆人垂頭喪氣地跟在裴宴身後,節目組剛才在廣播裏說ab班這次都有綜藝邀約,要他們去選擇適合自己的綜藝本子。

        裴宴走入大廳,卻見其他人已經選好了本子,隻剩下一個戀愛綜藝本子放在桌子。

        “其他人都選好了?”

        工作人員有點心虛,按理說是應該等錦衣男團到再一起選擇綜藝劇本的,可今天不知怎麽回事,其他人都提前選好了,隻給裴宴留了一本名為《怦然心動》的戀愛綜藝本。

        這是最新推出的一檔以明星姐姐和素人戀愛的綜藝節目,因為是新出節目,前麵幾期的收視都很一般。這或許跟節目的策劃有關,明星和姐姐和素人組cp,雖然也有一定的看點,可節目許多環節一看就是有劇本的,現在的觀眾也不傻。

        你可以喂我糖,但你要強行喂我糖,我可能就不是那麽感興趣了。

        觀眾熱情不高,過往明星嘉賓的言論又動輒被媒體批判,比方說之前上次有個男導師說很多有錢男人都喜歡感情史簡單的女孩子,又說這些男人隻需要女性貢獻情緒價值,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樣的婚姻是一種利益交換。

        這句話被媒體放大,男導師被批判到一度想退出節目。

        又比如有個女嘉賓一見到明星姐姐的麵就催婚,又說什麽不成家立業,不生孩子就是不孝。

        這話引起了很多女性的不滿,這年頭大家已經活得很不容易了,不婚不育是自己的選擇,隻要不傷害別人,就是無可厚非的事,大家彼此尊重就行,一個已婚女性動輒催婚,貶低未婚女性剩餘價值在減少,這算怎麽回事?

        總之這節目雖然收視率不高,話題度卻不低,且大部分是負麵話題。

        裴宴年紀輕輕,又沒有戀愛經驗,卻來這種節目做男導師。

        這……不行的吧?

        竇白也覺得不行,他親自開車送裴宴去直播現場,路上想交代幾句讓裴宴不要說敏感話題,遭到裴宴反問什麽是敏感話題後,竇白一時說不出話來了。

        是,他怎麽忘了,裴宴可是連方便麵都沒吃過的小孩!他懂什麽敏感話題?

        讓裴宴少說話?可拿了人家節目組的錢要是什麽都不說也不太好吧?

        竇白一時左右為難,一直到直播大廳樓下都不知道該怎麽提醒裴宴好,見裴宴一臉平靜,完全不像他那麽緊張,竇白一時被傳染,咬咬牙一句話沒說,隨裴宴去了。

        如今綜藝節目都和少年團一樣,采取直播先行的模式,正是因為直播,連剪掉的機會都沒有,才更容易說錯話。

        這次節目除裴宴外共有三個嘉賓。

        邱素雅是圈內老前輩,年過半百,有家有兒,充當著媽媽輩觀察員的角色。

        宋希年近三十,看似溫順的外表下有一顆叛逆的心,她進娛樂圈後一直我行我素,不受資本擺弄,出道後雖然沒有大火過,卻一直有不錯的口碑。

        蔚來正是那個說有錢人找年輕女孩是資源置換的男導師,他一直以情感導師自居,還經常在網上售課,出過幾本情感書記,認為自己是人間清醒,經常一針見血說出問題症結所在。他在網上口碑兩極分化,喜歡他的喜歡的要死,不喜歡他的攻擊他賣課是招搖撞騙。

        這三人是節目的常駐嘉賓,節目定期請年輕的偶像嘉賓作為外援,發表年青一代對婚戀觀的看法。

        裴宴心說,他算起來已經有一千多歲了,隻怕他的婚戀觀早已過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