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蕩學院小說 大點聲,我喜歡聽你叫

 這是百分之七十五的感官度,對他來說算是曆史性突破。

        他微微睜開眼睛,看向上方的陸馳。

        陸馳也在閉目養神,  車裏很晦暗,隻有路燈的光從車窗透進來,  陸馳的臉在明明暗暗的光影裏時而清晰,時而模糊  ,  他微微握緊了陸馳的手,便見陸馳睜開了眼睛。

        陸馳低頭看向他:“還沒到家呢。”

        言下之意是他可以接著睡。

        謝風行沒說話,隻握著他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臉頰上。

        陸馳的手剛碰上他的臉頰,他就輕微的顫抖了一下。

        因為那感受前所未有的敏銳。

        他能清晰地感知到他指腹粗糙的紋路,因為他喝了酒,  身上熱,  所以溫度的感知反而沒有那麽強烈了,  陸馳的手指修長,指腹滑到他下巴處,他竟然覺得有些癢,縮了一下脖子,  就把陸馳的手給拿開了。

        陸馳就低著頭,看著他笑,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耳朵。

        謝風行猛地坐了起來。

        他起的很突然,  頭頂直接撞到了陸馳的下巴。陸馳差點就咬到了舌頭,趕緊去摸謝風行的頭:“沒撞痛你吧?”

        謝風行搖了搖頭,  一雙眼睛透著些許驚惶的光。

        他幾乎以為剛才隻是他的錯覺。

        好像有電流從他耳垂直接鑽入他的腦神經,  讓他渾身一個激靈。

        “嘻嘻。”小愛笑。

        謝風行抿著薄唇,  沉默了好一會。

        陸馳問:“撞傻了?”


 

        “我撞疼你了麽?”他問陸馳。“還真疼。”陸馳摸了摸下巴,說:“差點咬住舌頭。你怎麽了,  突然坐起來。”

        謝風行沒說話,自己摸了一下剛被陸馳摸過的耳朵。

        自己摸,和以前沒什麽區別,最多就是捏這個動作帶來的壓迫感比以前明顯了一些,但沒有那種觸電一樣的感覺。

        “感受到百分之七十五的威力了嘛?”小愛說。

        的確感受到了。

        這是他從來沒有感受過的程度。

        可是這才百分之七十五的感官度,不應該啊。

        “可能你還沒習慣。”小愛說。

        “會不會太強烈了點?”謝風行問。

        “可能隻是你耳朵是你的敏,感部位啊,畢竟每個人的點不一樣,實話實說,我耳朵也很敏,感啊,別人一摸也有電流,如果用舌……好了,後麵我就不說了,你懂的。”謝風行:“……”

        “你不要大驚小怪裝的跟個白紙一樣,喝可樂的時候明明那麽豪放!”

        謝風行:“……”

        “其實是不是我說的那些原因,你可以試一試啊。”小愛說。

        “怎麽試?”

        “多讓陸馳摸摸,看看習慣了還會不會這樣,如果摸幾次就習慣了,那就隻是說明你還沒適應這普通人的感官而已。但如果很多次了,你還是電流亂躥,那我就隻能說你有福了,陸馳也有福了。”

        “真的啦,這是好事,你再接再厲,爭取趕緊恢複到百分之百!這一半獎勵是我特別為你爭取到的,因為按照係統規定,你要把鞠小寶對遊子秋的仇恨值完全轉移到自己身上,才算你完成任務,現在你才轉移了一半,遊子蓉和鞠小寶的愛情線也完全沒有斷,革命尚未成功,同誌仍需努力。”

        謝風行伸出手來,將車窗打開了一些。

        冷風湧進來,他扭頭看向外頭依舊燈火通明的高樓。

        陸馳從他背後靠過來,低頭問:“怎麽了?”

        謝風行抿著嘴唇搖了搖頭,可能是心理因素,他覺得他的嗅覺也比以往更靈敏了,他聞到了陸馳身上的清酒的香氣,摻雜著那細微的,旁人或許無法察覺的,獨屬於陸馳的味道。

        他的心跳忽然快了起來。
 

    “爹,您怎麽一個人坐在這裏?奶奶剛才就說飯做好了,趕緊去那裏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