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車最後一排 滿了…溢出來了,太長了 視頻

        誰讓他貪嘴,兩瓶茅台喝下去,不醉一天一夜才怪。

        醒來之後砸巴砸巴嘴,羅建華起身,覺得自己睡好了。

        昨天晚上那可是做了個好夢,這輩子都沒做過這麽美的夢。

        自己不光是買到了磚,還在夢裏和人家李廠長稱兄道弟,想一想他就覺得可樂。

        唉,別想了,趕緊起來洗臉刷牙,然後拎上他的兩條煙,去求爺爺告奶奶裝孫子吧。

        也就是夢裏才有那樣的生活。

        一起身,猛然間看見自己媳婦兒炕櫃上麵擺著個網兜,網兜裏放著兩條煙和兩瓶茅台。

        那兩條煙,好眼熟啊!

        不是昨天自己買的嗎?

        可是這兩瓶茅台哪兒來的呀?

        不由得拍拍腦袋,難道自己昨天睡覺睡迷糊,他什麽時候買了兩瓶茅台?

        這茅台酒大貴的,他就算送李廠長也不能送茅台!

        難道說昨天睡覺睡迷糊,他出去又買了兩瓶茅台,可這就叫敗家。

        忽然之間,羅建華覺得不香了,趕緊起身下地,看見床上就他一個人。

        剛下了地,穿上鞋準備疊被褥,就聽見門簾被掀開,媳婦兒端了搪瓷臉盆進來。

        想也知道,昨天他把閨女丟了,媳婦兒今天能給他好臉色才怪。

        正想陪個笑臉,誰承想媳婦兒居然見了他滿臉笑容。

        “你醒啦!頭疼不疼?不疼的話趕緊去洗臉,被褥我來疊,哪用得著你疊呀?你可是咱家現在的大功臣,鍋裏給你熬好了小米粥,咱娘說你昨天喝醉了酒。醒來得喝點兒小米粥養養胃。”

        說著走了過來,從羅建華的手裏把被褥接了過去。

        看見羅建華站在自己身邊兒呆呆的不動,用手推了他一把。

        “你看你那個傻樣兒,趕緊去洗臉。”

        羅建華兩眼發直,一把攥住了媳婦兒的胳膊。

        “媳婦兒!你這是怎麽了?有什麽話你好好跟我說,我知道我昨天把咱家福寶丟,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犯這個錯。我發誓,你能不能原諒我,你這麽著我太害怕。”

        姚三妹都給氣樂了,丈夫這是幹什麽?

        “你這人怎麽這樣!你害怕什麽呀?昨天你可給咱家立了大功。不光磚買回來,還買回來水泥,你不知道今天一大早,人家李廠長親自讓司機開著拖拉機把那些磚和水泥,還有門窗和玻璃全都送到咱家去。

        人家過來找你的時候,你醉了還沒醒,於是咱爹跟著回去。聽說跑了好幾趟,拉的那磚都是最好的紅磚。而且李廠長還說了,以後有什麽缺的東西讓你直接過去找他。

        你不知道那廠長對咱爹恭恭敬敬的,到現在咱爹都不知道咋回事兒,咱爹回村兒裏忙打地基蓋房子的事情。囑咐你酒醒了,讓你緩一緩,然後趕緊回村裏去。

        蓋房子的事情沒人看著不行。”


 

        羅建華頭更疼了,他昨天晚上做夢,難不成一家子全跟著一塊兒做夢?

        這做夢也不能一塊兒做。

        “媳婦兒,捏我一下。”

        姚三妹看見羅建華臉色不對,在他胳膊軟肉上這麽狠狠的捏一把。

        羅建華疼的嗷一嗓子跳起來。

        引來老太太在院子裏的一聲吼。

        “鬼叫什麽?喝醉了你還有理了?趕緊的洗把臉出來喝小米粥,喝完了趕緊回村去。你爹還在村裏等著,這一會兒天黑了,路上不好走。”

        “娘,我就來。”

        羅建華這會兒徹底醒悟過來,這不是做夢。

        “媳婦兒,現在是什麽時候了?”

        “你呀,昨天回來睡了一晚上,今天又睡了一白天,下次不能喝就別喝,喝一頓酒看看把自己喝成什麽。昨天還是人家李廠長騎著自行車把你送回來了。

        這會兒都已經下午4點多,娘說的對你趕緊洗把臉出去,喝了小米粥,騎著自行車回村。不然的話,回去得幾個小時,天黑了路不好走,沒得讓人擔心。”

        羅建華快速的洗了一把臉,一碗小米粥下了肚,騎上自行車就直接回村兒。

        路上他連想的功夫都沒有,腦子一團混亂,昨天他一直以為做夢,難不成那些都是真的?

        李廠長為什麽就跟他稱兄道弟,還幫他解決了這麽多問題,連他裝孫子都不用裝?

        羅建華懷疑是不是李廠長真的把他當成了電話裏的那個羅建華?

        羅建華一進村兒裏就看到村裏人都笑嗬嗬的和他打招呼。

        “建華回來啦!”

        “老三回來了!”

        “沒想到老三這麽能幹。居然連磚廠的廠長都是你兄弟。”

        “媽呀,老三,你這可不厚道。有這麽硬的關係,你咋不吭聲氣兒,咱村裏的壯勞力也能去磚廠幹活兒。”

        羅建華強顏歡笑,急忙告別眾人。

        回到他們家的基地,那裏熱火朝天的幹著。

        這一陣兒宅基地空地上卸了滿滿當當的紅磚,一看這磚羅建華心裏更急了。

        萬一人家李廠長真把他給當成了那些人說的那個羅建華,這要是知道不是自己,這不是鬧出大誤會!

        他急忙把老爺子拉到一邊兒,把事情說了一遍,老爺子一聽,也有點兒覺得這事情不對。

        不管對不對,現在都來不及,磚都已經開始用。

        羅建華睡了一天覺,他們家地基已經打好,現在牆都已經砌起來。

        羅建華和老爺子第二天又騎著自行車返回了縣城,事情不弄清楚,兩個人心裏沒底,這房子要真蓋起來。

        人家李廠長要真找上門兒,這怎麽辦?

        他們是忠厚仁義的人家,幹不出那冒名頂替的事情。

        父子兩個大汗淋漓的進了小吃部的門,結果就看到小吃部裏李老爺子正在拿著棒棒糖哄福寶。

        “福寶給爺爺背首詩,背了詩爺爺的棒棒糖送你。”

        “不吃!”

        “為什麽不吃啊?棒棒糖特別好吃,你沒看小朋友都喜歡吃棒棒糖。”

        “壞牙!”

        “那明天爺爺給你買其他好吃的,你就背首詩行不行?”

        李老爺子拿著根棒棒糖蹲在福寶的麵前,就跟來誘拐小孩兒的人販子一樣。

        引來了陸鐸狠狠一個白眼,拉著妹妹福寶就直接走進了後院。

        這孩子還把門給關上了。

        李老爺子深深的歎口氣,又碰了一鼻子灰。
 

    一扭頭,看到正在進門兒的羅老爺子和羅建華,李老爺子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