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滿人妻在溫泉被黑人入侵 人妻中出受孕

  這會的韓雨辰,腦袋瓜直接就被一大塊白色紗布給纏繞了起來。

    可哪怕包紮好了,韓雨桐還能清晰看到從裏麵滲出來的那灘鮮紅血跡。

    從小到大,她還沒見過雨辰什麽時候受過這麽重的傷。

    他受傷的事要是被媽媽知道了,肯定會心疼死的。

    韓雨辰抬頭看了同樣一臉擔心的秦沂南,目光最後落回到韓雨桐臉上。

    “今天早上我剛進了校門,前頭有好幾個個頭看起來比我高不少的男生,似乎在小聲商量著什麽。”

    “當時我也沒在意,想著快要遲到,就匆匆往教學樓那邊趕去,沒想到……”

    韓雨辰深吸一口氣,很明顯想起當時的場景,還是心有餘悸的。

    “沒想到我來到拐進教學樓小道上的時候,忽然有人從我身後,用力將我拉了過去。”

    “等我反應過來自己應該遇到危險,想要呼救的時候,那幾個男生直接用布捂住我的嘴。”

    見他越說情緒越激動,韓雨桐索性將他摟了過去。

    本打算將他擁進自己懷裏的,可一條長臂忽然從天而降,輕易將韓雨辰從他懷裏拉了過去。

    韓雨桐下意識抬頭看向做出這動作的秦沂南,秦沂南衝她聳了聳肩:“雨辰長大了。”

    隻是簡簡單單一句話,韓雨桐就知道他這話的深層意思。

    “可是,他是我弟弟。”

    韓雨桐這話,也是實話。


 

    自己的弟弟,就算年紀多大,在她心裏,始終是她最疼的弟弟。

    他受了驚嚇,她給他一個擁抱,不是很正常嗎?

    很明顯,她覺得很正常的事,秦沂南未必是這麽想的。

    看著秦沂南雙手落在韓雨辰雙肩上,輕輕拍了拍,給了他一記屬於男人之間的安慰目光。

    韓雨桐知道,自己這時候要是想從他手裏將自己弟弟搶回來,可能性應該為零。

    不過,見韓雨辰因為秦沂南一記目光,情緒總算穩定下來,她也不想多說。

    “為了不讓人看到這邊的情況,他們直接將他給迷暈,帶到學校後麵的小樹林裏。”

    “那他們有沒有對你怎麽樣?”

    聽到這,韓雨桐已經緊張得幾乎連呼吸都忘了。

    他們家裏就隻有這麽一個男丁,雖說媽媽平時沒怎麽表現出偏心。

    可麥招娣有多疼韓雨辰,韓雨桐怎麽可能不清楚?

    別說媽媽疼他,從小到大,就連她都特別疼這個聽話懂事的弟弟。

    每次隻要看到他頭上的傷,韓雨桐的心都會扯著痛。

    “後來他們用水將我弄醒,確認了我就是你弟弟之後,就開始對我拳打腳踢。”

    “當時我手腳被綁著,嘴也被布塞住,根本沒機會開口呼救。”

    那些人,簡直太過分了!怎麽能這樣對待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男孩?

    韓雨桐看著韓雨辰,都快要流出眼淚了。

 今天早上韓雨辰回小學的時候,那大概就是她還在和唐寧談話的時候。

    當時自己在辦公室享受著空調,悠閑地喝著水,聊著天。

    可就在另一個地方,自己的弟弟卻遭受著非人的折磨。

    如果當時她能及時發現,如果當時她就跑來學校找雨辰,如果……

    這世上哪裏有這麽多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