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把牛奶灌到受身體裏 被老板強行摁到辦公桌桌震

聽到唐若雪的反問,葉凡更加怒了,給了她第三個耳光。

    “為什麽你還執迷不悟,為什麽就認定宋萬三要殺你?”

    “一個很簡單的道理。”

    “是宋萬三拿槍逼著你去見陶嘯天,還是湯尼能未卜先知你要上船?”

    “他們是你肚子裏的蛔蟲?還是在你腦裏裝了測探器?”

    “他們拿什麽判斷提前知道你跟陶嘯天一見?”

    “你上不上陶嘯天的遊艇,不是你自己一念之間?”

    “你不去見陶嘯天,不去上他的船,湯尼拿什麽炸到你?”

    “你從中海飛來海島參加會議,落地後直奔這希爾頓酒店,有這檔子事?”

    “你再問問自己,你跟陶嘯天一見,是早就籌劃好的,還是臨時起意?”

    葉凡恨鐵不成鋼地看著女人。

    唐若雪下意識沉默了。

    從中海重飛海島是衝著商盟會議來的,在機場決定去見陶嘯天確實是臨時起意。

    在陶氏子侄開著直升機攔下她們時,她完全可以拒絕陶嘯天的邀請。

    事實上她當時也是猶豫過要不要碰麵。

    如果不去公海遊艇一見,湯尼一炸確實波及不到自己。

    隻是她總感事情沒有那麽簡單。

    “唐若雪,你死死認定宋萬三殺你,不過是你被心裏仇恨蒙蔽了。”

    看到唐若雪不出聲了,葉凡又上前一步逼視著女人:

    “不過也是,你跑去公海跟陶嘯天見麵,也說明了你對宋萬三怨恨。”

    “陶氏宗親會的底子,我就不信你毫無了解。”

    “你明知道陶嘯天是吃人不吐骨頭的主,卻依然跑過去跟他見麵合作,不就是想殺宋萬三的仇恨驅使?”

    “畢竟敵人的敵人是最好的盟友。”

    除了仇恨這個動力之外,葉凡實在想不出唐若雪與虎謀皮的理由。

    “你認定我仇恨宋萬三,認定我聯手陶氏,那就認定吧。”

    唐若雪沒有再跟葉凡爭執,坐回椅子語氣冷漠出聲:

    “你也打了我三個耳光,心裏惡氣該發泄完了,也能給宋紅顏交待了。”

    她手指一點門口:“滾吧。”

    “發泄惡氣?”

    葉凡望著女人冷笑一聲:“給紅顏交待?”

    “我有必要大清早跑過來打你三個耳光發泄惡氣?”

    “紅顏是那種矯情造作需要給一個交待的人?”

    “唐若雪,你還是這麽自以為是執迷不悟。”

    “我這三個耳光,隻是想要提醒你警告你。”

    “不要想著報複宋萬三,不要想著跟陶嘯天合作,更不要讓仇恨蒙蔽了你心智。”

    “不管你聽不聽,我要做的已經做了,你再出事,忘凡以後也不能怪責我。”

    “好自為之吧。”

    說完之後,葉凡就轉身帶著南宮幽幽離去。

    葉凡他們一走,清姨也揮一揮手,示意十幾名靠譜的骨幹出去。

    她還叮囑他們絕對保密今天這事。

    隨後,她又倒了一杯紅茶放在唐若雪麵前:

    “這葉凡也太囂張了。”

    “當著那麽多人的麵打你臉,還一口氣打三個耳光,簡直無法無天。”

    “該把‘臥龍鳳錐’也叫出來帶在身邊,這樣就能壓一壓葉凡的氣焰。”

    清姨還拿出一瓶紅顏白藥給唐若雪的臉抹上。



 

    唐若雪端起紅茶喝入一口:“沒必要,他不是水果app视频下载入口的敵人。”

    “你就不跟他解釋解釋……”

    清姨一臉疼惜:“你之所以跑去遊艇見陶嘯天,不過是想搞清他不斷示好的原因?”

    過去這些天,陶嘯天給了帝豪銀行一堆好處,還不斷通過中間人示好唐若雪。

    “沒必要自欺欺人。”

    唐若雪感受著臉頰的清涼,隨後靠在椅子上眺望窗外:

    “陶嘯天又拉客戶又存款的示好,你我在飛來海島的時候心裏就清楚。”

    “他就是想要跟帝豪銀行聯手對付宋萬三。”

    “我明知道陶嘯天心裏的意圖,卻裝瘋賣傻打著探究示好幌子去見麵。”

    “內心確實是想要宋萬三橫死的仇恨驅使。”

    “我想要看看陶嘯天這個敵人的敵人,有沒有什麽法子不著痕跡弄死宋萬三。”

    “所以葉凡這點罵得沒錯。”

    她語氣帶著一抹惆悵:“我也沒必要過多掩飾和狡辯!”

    雖然兩人已經分開,情感也不重,但唐若雪清楚,葉凡還是能窺探她不少心理。

    “那你總該告訴他,帝豪銀行沒有跟陶嘯天聯手。”

    清姨也是一聲歎息:“這新聞不過是陶嘯天玩的把戲。”

    “葉凡現在認定我被仇恨蒙蔽,我怎麽解釋他也不會相信。”

    唐若雪淺淺一笑:“而且,他是不是誤解對我已經不重要了……”

    她低頭看著手機屏保,眸子無盡的溫柔。

    “對了,帝豪的海島分行行長確定人選沒有?”

    唐若雪想起一事:“本地沒有據點和人手,做事太不方便。”

    端木家族時期,帝豪業務幾乎在境外,在神州隻是在一線城市設了大據點。

    唐若雪尋思要在各個城市籌備據點,這樣方便帝豪銀行回國擴張。

    “人事部選了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