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溺愛億萬小甜心 小說 小東西讓我嚐嚐你的過度侵占

        最為難的人,當屬裁判和評審席。

        比賽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除去垃圾話的時間,也就不到1分鍾。

        這算是假賽嗎?

        顯然不算……

        特區的人腦子進屎了也不可能想出這樣的歪點子來。

        可是,不算吧?

        這為什麽要讓人家主動打臉。

        此時的陳斯躺在地上,鮮血直接流了出來。

        台下和陳斯一塊兒來看比賽的特區小夥伴,瞬間傻眼了。

        這……

        顯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嶽群皺眉:“難道有詐?”

        眾人嘴角一抽,有狗屎!

        現場所有人都是一臉懵逼,唯獨地上的陳斯,一言不發,但是內心裏滿是恐懼!

        為何?

        以為就在剛才的那一瞬間,他的鋼針一樣的汗毛瞬間發動!

        但是!


 

        他卻感受到了一種摧枯拉朽的感覺朝著自己臉部打來。

        巨大的力度!

        堅硬的雙手!

        甚至……那雙手的汗毛都要比自己的汗毛堅硬!

        就如同是牙簽碰上了鋼針一樣弱不禁風。

        這一刻,他抬頭望向許長生的眼裏,已經滿是恐懼。

        而這個時候,裁判忽然伸手準備卻觸摸一下陳斯的呼吸,手剛剛挨近,還沒來得及動,瞬間手指開始流血!

        他一聲驚呼:“我靠!”

        這個時候,攝像快速拉進!

        大家驚訝的發現,裁判的手指破了,在流血。

        可是……

        剛才裁判明明什麽也沒做啊!

        到底發生了什麽!

        裁判忽然很生氣。

        現在,他終於明白,為什麽對方讓人家西裝暴徒-尼古拉斯-詠春-懷生去主動打人了!

        好奸詐無比的小人!

        這樣鋼針一樣甚至比起還要危險的汗毛。

        真的讓人感覺不恥!

        雖說比賽場上隻有勝負之分。

        但是……你看看人家懷生,一拳一腳,有一種武者風範。

        於是!

        裁判給評審席舉手示意,很快,那攝像頭拉近。

        此時此刻的大屏幕上。

        快速出現了躺在地上陳斯的臉。

        畫麵裏,那是一張被打的稀爛的臉,但是……當大家仔細湊過去觀看的時候,瞬間愣住了。

        因為這一張臉上,一個個汗毛鋒利如同倒刺,堅硬無比,甚至能看見陣陣寒光……

        讓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