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 這是在公交車上有人 女總裁自縛被閨蜜調教成性奴

        原來……

        下一場比賽,還是尼古拉斯懷生。

        而對手……是上一場比賽中和許長生打過一次的嶽群!

        天使人嶽群!

        這一次,人群中開始躁動不安起來。

        因為懷生已經受傷了,手都傷成那樣了,還得打一場。

        比賽方怎麽安排的啊!

        這分明就是車輪戰。

        大家開始宣泄不滿的情緒。

        他們實在舍不得他們的哥哥受傷了。

        可是!

        當時間流逝,比賽開始之後。

        所有人注視著許長生,而此時,大屏幕直接把畫麵聚焦到了他的臉上。

        裁判看了一眼許長生:“可以了嗎?”

        許長生點頭。

        而嶽群此時看著許長生雙手背後,內心激動不已。

        “有本事,不要投降!”

        許長生雙手背後,伴隨裁判宣布比賽開始,對著對方搖頭說道:“勝敗,乃兵家常事!”

        說話間,許長生假裝疼痛難忍發出一些痛苦的聲音,伴隨手掌的抖動,果然……嶽群信了。


 

        嶽群冷笑的看著許長生:“誰先投降,誰是狗,敢不敢?!”

        此話一出,現場瞬間爆炸了!

        “特區人都這麽不要臉嗎?”

        “就是,卑鄙無恥!”

        “真尼瑪狗屎!”

        就在下麵如此沸騰之時。

        大家忽然看見許長生笑了!

        沒錯,他笑的很坦然。

        畫麵中

        這個男人矗立場中,頭頂是天,腳下是第,雙手負於身後,站得筆直,說了句:

        “嗬!特區不過如此!”

        “今日!”

        “我,懷生!”

        “讓你兩隻手,又如何!”

        瞬間!

        伴隨著一句話的響起,現場頓時爆炸了。

        所有人都激動的看著台上!

        渾身顫抖!

        對啊!

        特區又如何?

        特區也不過如此!

        今日,我懷生,讓你兩隻手,又何妨!

        瞬間,所有人都被這一番話給震撼到了。

        這一番話,就連裁判和評審專家都有些動容。

        這是何等魄力!

        這是一種男兒本色,這是一種舍我其誰的霸氣。

        此話一出,嶽群傻眼了。

        他萬萬沒想到,這廝……臨死前都不忘裝逼?!

        他憤怒大喝一聲,雙翅一震,衝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