撅高含著玉勢羞恥懲罰 妃嬪每日請罰sp

        打敗特區的,隻有特區的人。

        今日,許長生用腳粉碎這個傳言。

        而裁判也被許長生給打動了。

        今天!

        這句話已經成為了所有人充滿希望的一句話。

        “我,懷生,今日讓你雙手,又何妨!”

        伴隨比賽宣布結束。

        許長生離開現場。

        而現場的歡呼聲,久久不絕於耳。

        “懷生!”

        這一天的比賽結束之後。

        “西裝暴徒”尼古拉斯懷生的名頭瞬間成為了熱度榜第一人!

        這一場比賽,懷生徹底奠定了不敗神格!

        而且直接登頂第一!

        成為保持連勝最多的男人!

        話題度最熱的男人!

        長得最帥的男人!

        最喜歡穿西裝的男人!

        不過……

        不知不覺中,貝城忽然掀起了一陣西服熱。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穿上一身帥氣筆挺的西裝,竟然感覺整個人的精氣神都不一樣了。

        而就在許長生離開比賽現場的時候。

        忽然看見一個人影從身邊略過。

        熟悉的味道讓許長生猛然一變。





 

        轉身的時候,發現對方一身黑色衣服,衣服上有一種特殊的紋理,而當他認真去看過對方臉之後,過了幾秒鍾,竟然瞬間忘記了。

        是誰?!

        他回頭再去看的時候,對方已經進了比賽現場。

        這個女子給了許長生一種特殊的熟悉感。

        她是誰?!

        為什麽會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這個時候,一個男子看見許長生愣在那裏。

        頓時激動的跑了過來:“您是西裝暴徒?!”

        許長生點頭:“你好。”

        “您是我的偶像啊!”對方顯然很激動。

        而許長生忍不住問道:“對了,打擾一下,兄弟,剛才那個女的是誰啊?一身黑色衣服。”

        對方忽然笑著說道:“懷生大佬,這位您都不知道?這是夜櫻啊!”

        “連續贏了7場的人!”

        “現在連續贏了七場的隻有12人。”

        “其他人陸陸續續都輸了一場。”

        “夜櫻據說是最漂亮的!”

        “您據說是最帥的!”

        “不過,對方太低調了,沒有人跟她有過深的接觸和印象。”

        許長生頓時有些皺眉。

        夜櫻?

        從來沒聽過!

        為何覺得有些熟悉呢?

        許長生鼻子嗅覺發動,感覺對方有一種似曾相識的味道。

        和對方寒暄幾句以後,許長生匆匆離開了。

        而這個時候。

        忽然電話響了起來。

        “今晚有行動!”

        “梁戈把身邊最強的人也派出來了,實力是超凡一階!”

        “d級有5人,超凡一人!”

        “晚上淩晨2點老地方!”

        消息是朱麟的。

        許長生看見信息,頓時眼睛一亮。

        葫蘆娃要來救爺爺了嗎?
 

  張老夫人聽完嗬嗬笑,拍著淩畫的手,又囑咐了一番,讓他們多加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