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心灰意冷離婚 我在學校被直男c了一夜

  按理說,自己這幫人也是夠狠了。本來就和鳳鳴三聖無冤無仇的,結果現在倒好。全部被自己這邊滅了……

    這殘風老祖後來也夠合作了,理當給人家一條活路!

    但羅軍不敢給這個活路。

    因為他已經在殘風老祖這裏暴露出太多訊息了,這些訊息將來一旦發酵,會帶來什麽樣的災難性後果,這誰也說不準。

    所以,他隻能忍痛下殺手。

    隻能遵循這江湖的殘酷規則。

    在殺了殘風老祖之後,羅軍快速離開了這座無名島嶼。

    飛行一天左右後,來到一處海底深處躲藏起來。

    之後,他進入法寶囊中。

    法寶囊裏,永恒魔君的身體已經恢複正常,不過元氣大損,還需要時間來恢複修為。

    同時,白青的傷勢也不輕。

    羅軍拿出長生果以及其他的一些丹藥來給他們服用。

    白青和永恒魔君服食丹藥之後,開始潛心修煉。

    羅軍也盤膝而坐,體悟身體內的各種意誌。

    在眾人傷還沒好之前,羅軍不想出去幹任何事情,風險太大了。

    靜下心後,羅軍回想著這次的艱險戰鬥,也覺得自己這幫人能活到現在,其中還是有很大的運氣成分的。差一點就全軍覆沒了……江湖之中,當真是時時刻刻,一不注意就會有滅頂之災啊!修為差的,就不用多說了。便是他們這等修為,也是動輒就有性命之險!


 

    “人不可能永遠好運,我一直在這樣的好運和生死中徘徊,總有一日,運氣用盡,到了那時,便是我的死期!”羅軍暗暗道。

    “但我怎能死?若是我死了,靈兒他們,孩子們該是多麽傷心?”

    “似乎總結起來,還是因為我不夠強!如果我的修為到達了元始天尊,太上道祖那樣的程度,便可做到萬劫不滅。如今整個仙界雖然危機重重,可他們一直都是在運籌帷幄,穩坐釣魚台!我至少得到他們那個境界,才能享一些太平日子。可是,話說回來,這些前輩們也是曆經萬劫才有這樣的修為。我的路還很長……這數十萬年下來,也就產生了這麽幾位聖人,大浪淘沙,我最後又能存活下來嗎?”

    羅軍不敢肯定,他不知道自己最後是否能夠存活下來。

    那已經不是萬分之一的幾率,而是數十億分之一的幾率了。

    運轉體內法力,感知天道筆和刀氣。

    他試圖和刀氣溝通,卻是無果。暗想著,若是刀氣能夠一直合作,倒也不一定是要將這刀氣驅除掉。

    “不行,我怎能產生這樣懈怠的想法。如今我體內,加上我自己的意識,還有刀氣和天道筆,猶如三國鼎立一般。今日之所以能夠合力殺敵,完全是生死威脅的情況下。這樣的隱患,若不鏟除,他日必然會危機我的性命。我要做的不僅僅是鏟除刀氣,就算是天道筆,我也要將其徹底降服才行!”

    羅軍心中便有了主意。

    此時,運轉法力,那些刀氣在其中並不搗亂。

    接而,將法力加強,體內頓時澎湃壯烈。

    刀氣在其中依然平靜,並且依附得更緊了。仿佛真的已經和他的血肉融為了一體。

    “怪了,難道這一場戰鬥下來,刀氣已經徹底降服了?”羅軍暗道。

    “不可能,這樣的一個大難題,如何會無緣無故的解決?”羅軍心中的警惕之心不敢有絲毫放鬆。

    但多番研究下來,亦無進展。

    隻得重新入定!

    不管怎樣,刀氣不再作祟,這是件好事。

    自個兒的戰鬥力總算是提上來了。

    到得半夜之時,正是夜深人靜,天地之氣也歸於寂靜。

    羅軍正在默運玄功……

    忽然,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體內的刀氣忽然狂猛運轉起來……

    像是一場對他身體的偷襲。

    這刀氣來的是如此之猛,並且在他體內迅速繁衍出更多的刀氣來。

    一瞬之間,體內的刀氣密密麻麻,遮天蔽日。他整個人成為了一個刀氣狂魔。

    啊……

    羅軍發出痛苦的嘶吼來,刹那之間,七竅出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