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不要太深了H t的可以進幾個手指

    羅軍這邊的劇變立刻引起了一旁修煉的白青和永恒魔君。兩人見狀也是失色,立刻圍了上來,查探究竟。兩人查探之下,頓時駭然失色。

    此刻在羅軍的體內,那些刀氣正在攻城掠地,仿佛是一股叛賊,趁著夜深人靜突然發起了總攻。羅軍的法力就是軍隊,但這股軍隊已經完全被刀氣所控製。他法力運轉的越猛,疼痛就越深。刀氣在他的血肉裏胡亂殺戮……

    這般下去,羅軍隻有死路一條。

    白青連忙拿出混沌丹來給羅軍服用,羅軍一股腦的服用了百萬枚混沌丹。混沌之氣在他體內澎湃雄壯……奈何,這時候刀氣卻並不屈服,反而吸收混沌之氣,壯大自身。

    刀氣蟄伏已久……昨日在和羅軍並肩作戰之後,便對羅軍的血肉有了更深的了解。這刀氣確是有很強的靈性,也知道一直這般安穩的待下去是坐以待斃。所以此刻一旦取得機會,便就悍然發動反攻,想要一舉將羅軍的肉身占領,從此做羅軍肉身的主人。

    羅軍的肉身成為了戰場,法力壓製,則會讓戰場更加激烈,他就會更加痛苦。這種痛苦讓他無法集中精神壓製……於是,他的潰敗就是可想而知。

    天時地利人和皆不在!

    白青和永恒魔君在一旁卻是隻能幹著急,什麽都幫不上忙。

    他們的法力進去,隻會讓羅軍的身體更加糟糕。因為那些刀氣和羅軍的血肉已經融為了一體。要除刀氣,還得先除血肉……

    羅軍在萬般痛苦之中,不禁苦澀的想:“我還在想,下一次的生死危機是否能夠度過?將來是否能夠如元始天尊他們一樣萬劫不滅……卻沒想到,報應已在眼前。”

    就在他以為自己必死的時候,奇跡發生了……

    準確的說,不是奇跡,而是一種必然。

    因為羅軍體內是有三股意誌的,羅軍本身是一股意誌,刀氣是一股意誌,另外還有一股意誌就是天道筆。

    天道筆對羅軍的肉身也一直覬覦,這位老大哥一直都在等待良機。


 

    刀氣不過是個小老弟!

    小老弟此刻公然想要占據這塊肥肉,老大哥能同意嗎?

    於是,羅軍體內的九座雪山瞬間發動起來。無窮的天道之力開始蔓延羅軍的全身上下,這股天道之力好生強悍,瞬間以無上意誌融入羅軍的血肉之中。幫助羅軍鑄成一道鋼鐵長城……

    天道之力不同一般的法力,也淩駕於各種法力,規則之上。加上天道筆和羅軍早就融合,等於是在這個身體裏到處都悄然步下了軍隊。

    外人的法力進入,還有一個過程。

    而天道筆的發動卻是瞬間全範圍的起兵……

    羅軍快速抓了長生果服食進去,讓天道筆吸收,然後鎮壓刀氣。

    刀氣本來正在瘋狂的攻城掠地,在天道之力出現後,立刻就是兵敗如山倒。

    刀氣無奈之氣,快速收縮。

    天道之力一路強攻猛打,便是想要將刀氣逼出體外。

    怎知那刀氣最後融成一團,退到了羅軍的胸腹之中。

    刀氣壓製著羅軍的九轉元神……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羅軍的身體自爆,就無法再次重新凝聚。

    羅軍快速驅動魔蚊,想要吸收刀氣。

    天道之力也快速攻殺。

    羅軍和天道之力都想合力將刀氣徹底滅殺掉。

    但是刀氣這時候開始呈現瘋狂氣息,隱隱就有自爆的現象。這刀氣一旦自爆開來,便是玉石俱焚。

    羅軍自然是不想和這些刀氣同歸於盡。

    天道之力立刻快速裹住了羅軍的腹腔,將刀氣完全封住。

    如此之後,這場戰亂才算徹底平複下來。

    羅軍全身上下已經是鮮血淋漓,猶如一個血人。但不管怎樣,痛苦已經消失了。

    他快速坐了起來,然後運轉法力。

    身上的傷口立刻快速痊愈,鮮血也全部重新進入身體裏麵。

    衣服也變得幹幹淨淨。

    就像什麽都不曾發生過一樣……

    “二哥,你怎麽樣?”白青關切無比,他的眼中難掩焦灼。

    永恒魔君同樣關切無比。

    羅軍睜開眼,看向二人,苦笑道:“暫時沒事了,那天道筆用天道之力將那刀氣暫時封在了我的腹腔之內。”

    永恒魔君道:“這到底是怎麽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