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模依依拍完給猥瑣男口 官場熟美婦人的肉蚌

 

    一邊吃著小蛋糕,輕歌一邊看著火狼,看似隨意問道。

    她小嘴嘟噥起來,下意識撫摸了下自己的小腹,忍不住抱怨道。

    “陪你在醫院那麽多天,我天天吃那麽多,吃得都有肚子了。”

    “你看看,臉上都長肉了,我多不敢稱呢,就怕不知道重了多少。”

    看著她這小模樣,火狼淺淺一笑,一臉寵溺。

    “如果你真的能吃多一點,那可是我最想看到的,你看你身上沒幾兩肉,以後怎麽給我生小孩?”

    “火狼,你幹嘛忽然說這個?我可是很認真的,你看看我手臂,都長肉了。”

    輕歌哼了哼,如果剛開始隻是有點委屈,那現在更多了一份羞澀。

    忽然就說什麽生小孩啥的,要知道他們倆現在還不是情侶關係呢,說這個會不會太早了些?

    見輕歌把小蛋糕放下,拍了拍自己的手臂,火狼臉上笑意更濃。

    “多吃點,沒關係的,主要是你現在太瘦了,我又那麽大塊頭,到時候外麵的人都以為我欺負你呢。”

    輕歌一臉不以為然:“你不是說不在意別人的目光和看法嗎?”

    “再說了,那他們真要這麽想,也沒辦法的事呀,難道我還要因為他們的看法去增肥嗎?”


 

    “吃那麽肥,以後嫁不出去,是不是他們負責呀?我才不要那麽胖呢。”

    “誰說需要他們負責了?誰說沒人要了?就算別人不要你,我也會要你啊,這個你大可以放心。”

    “……”

    這話說得,她都不知道該怎麽反駁了。

    火狼重新把她放下的蛋糕,放回到她手上,示意她繼續吃。

    他挑了挑眉:“怎麽?又不相信我說的?”

    “你要是不相信,大可以現在把戶口本和身份證帶上,我馬上帶你去民政局。”

    說起這事,火狼臉上全是愉悅的笑意。

    “領了證之後,你再怎麽吃,應該也不會害怕沒人要了吧?”

    除了天和地之外,或許就隻有他知道自己等這一天都等多久了。

    “你又在這裏胡說了,怎麽就領證了?我這不是隨便說說不想吃那麽多,會長胖嗎?”

    這家夥,開口閉口就是領證、生寶寶啥的,弄得她都不知道怎麽接他的話了。

    “你要再說,我可要生氣了。”

    她哼了哼,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轉身往書桌邁去。

    “好好好,我不說總可以了吧?隻是和你表明一下自己的態度而已,我隨時都準備著,就等你點頭了。”

    知道輕歌不想說,火狼也沒繼續說下去。

    不過,他也站了起來,舉步來到她身旁,找了張椅子坐下。

    “怎麽?很忙嗎?需不需要我幫忙?”

    “不用,就是整理一下照片而已,不用麻煩你了。”

    複雜的工作,輕歌也完成得差不多了。

    趁著吃蛋糕的空襲,她稍微抽點時間整理一下照片也挺不錯的。

    “怎麽就麻煩了?是不是挑照片,這樣吧,你坐在我旁邊,要是想留下哪一張,你告訴我,我來操作。”

    說著,火狼重新將小蛋糕放回到輕歌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