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萍的性蕩生活第二部 車上顛簸坐我身上

  垂眸看著輕歌,火狼臉上依舊掛著一抹寵溺的笑。

    “你是不知道,這蛋糕是我親手做的,你不把它們吃掉,怎麽對得起我的一番苦心?”

    聽他這麽說,輕歌確實也不好停下嘴。

    “那好吧,我說,你來操作,那樣我就可以繼續吃蛋糕了。”

    “嗯,真乖。”

    “……”

    咦?真乖?

    怎麽聽起來像在哄小孩?

    好奇怪!

    “怎麽?難道你不覺得自己挺乖的嗎?”

    明明看似認真挑選照片的火狼,從頭到尾也沒看過輕歌一眼。

    哪怕是這樣,他也能輕易猜出輕歌心裏所想。

    輕歌都有些懷疑,他是不是在自己腦袋裏裝了什麽竊聽器,可以很容易地檢測到她的想法呢?

    “我也不知道,又沒有人對我說過這樣的話,就是聽起來感覺在哄小孩那樣,好奇怪。”

    輕歌也沒隱藏自己的想法,直接將自己的感受說了出來。

    火狼淺淺一笑:“是嗎?某些時候你在我眼裏就和小孩差不多呀,都那麽的天真可愛,需要人照顧、保護。”


 

    “好了,你要是不喜歡我這麽說,那咱們開始選照片吧,怎麽樣?”

    “可以呀。”

    隻要不說那些讓她覺得尷尬的話題,她自然樂意得很。

    再說了,自己可以一邊吃,一邊讓對方給自己做事,這簡直就是人間一大樂事呀。

    “你稍等片刻,我去去就來。”

    選了沒一會的照片,火狼忽然站起,看著輕歌,臉上依舊帶笑。

    有點反應不過來的輕歌,微愣片刻後點點頭:“好。”

    本以為他有事情要忙,她也打算回到原來的位置上,繼續選照片的。

    可她還沒站起來,火狼已經折了回來。

    “這是楊枝甘露,知道你喜歡草莓,我特意加了草莓,你嚐嚐看味道怎麽樣?”

    他忽然說要離開,原來隻是去給她取了放在冰箱裏的楊枝甘露。

    不僅這樣,他還給她帶了一杯溫水,還有剛才被他放在茶幾上的所有點心。

    看著書桌上的東西,輕歌再度懷疑火狼到底是不是養豬的節奏?

    她抬頭看著火狼,話語帶著一絲絲的無奈:“你的意思是讓我全部吃完嗎?”

    “如果可以的話,也我當然開心呀,可要是吃不下呢,我也不希望你硬塞呀。”

    “……怎麽可能吃得完嗎?要不,你陪我一塊吃吧?”

    火狼側頭看著輕歌,側頭一笑,笑得那麽的好看,那麽的讓人一下移不開目光。

    大概是因為想不到他會回答得這麽爽快,另一個原因是被他現在的樣子給吸引住了。

    輕歌愣是用了將近五秒鍾的時間,才從那一份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裏將思緒抽回。

    “不過,我現在手正忙著給你選照片呢,你要是想讓我給你分擔一下,你可得要喂我吃哦。”

    剛才還陷入自己冥思中的輕歌,聽到他的話之後,徹底回過神來。

    原來他的目的是在這裏,想讓她親手喂他吃。

    可是,這樣真的好嗎?

    都說男女授受不親,這舉動會不會很奇怪?

    再說了,輕歌長這麽大,還從來沒喂過別人吃東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