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裝短裙play肉bl 快穿女主專職小三的小說

怎麽樣?考慮清楚了沒?”

 

    輕歌皺眉想了想:“要不,你先停下手上的工作,先和我一起吃?

    讓她喂他,確實有點難度,還不如一塊吃來得方便呢。

    “不不不,可不能這樣,還得要做事情呢,可不能因為吃給耽誤了。”

    “可是,也不差這幾分鍾的時間呀。”

    再說了,是她的事情,她知道根本不像火狼說的這麽趕呀。

    “我這人優點一大堆,可還是會有那麽幾個缺點的。”

    一時半會明白不過來他這話意思的輕歌,隻是安靜看著他,沒說話,靜待他繼續玩下說。

    “其中一個缺點就是事情沒做完之前,我根本沒心思去做其他,就連吃也一樣。”

    “……所以說,還是想讓我喂你,你才會幫我分擔這些食物,是吧?”

    輕歌無奈地掃了火狼一眼,逗了一大圈,根本什麽作用都沒有嘛。

    火狼滿意一笑,點頭:“可以這麽理解,就差你能不能接受了。”

    “不過呢,看在我這麽用心給你準備了幾個小時,你應該也不忍心浪費這些美食吧?”

    火狼這些話,弄得輕歌都忍不住暗中給他豎起大拇指了。

    說得那麽頭頭是道、有理有據的,她就是想拒絕,似乎也找不到合適的理由了。


 

    就這樣,火狼依舊在挑選著照片,而輕歌隻能很不習慣地給他喂起了蛋糕。

    “你要吃點楊枝甘露嗎?”

    見他轉眼就吃了兩塊小蛋糕,輕歌忍不住問道。

    “你吃吧,楊枝甘露就隻有一份,我吃了,你就沒了。”

    “沒關係呀,誰吃都可以,我……”

    “當然有關係,蛋糕那麽多份,我才會給你吃幾塊,可楊枝甘露隻有一份,我隻想留給你吃。”

    這話,要不要這麽暖心?

    輕歌都有點懷疑,眼前這個男人到底還是不是五年前,那個對自己說出這麽狠心的話的男人了?

    “幹嘛這麽看著我?我臉上有髒東西?”

    久久等不到輕歌的回應,火狼才從電腦屏幕上收回目光,落在她身上。

    輕歌搖了搖頭:“沒有,隻是在想問題而已。”

    “想什麽想得這麽入迷?”

    火狼這話才剛問完,腦海中閃過某張臉之後,臉上的笑意也漸漸散去了不少。

    是想起他了嗎?

    是不是因為他剛才說的某些話,引起她回憶了?

    “是不是想他了?”

    見輕歌愣在那裏,沒有半點回答自己的意思,火狼忍不住輕聲問道。

    不問,他還沒覺得有什麽。

    問題剛出口後,他才發現自己的一顆心居然會那麽的痛,連呼吸都有點難受。

    還在想事情的輕歌,其實也沒怎麽將他的話聽進去。

    她抬頭回視著火狼,思緒還是有點迷糊:“你在問我問題嗎?”

    “就是想問問你,剛才都在想什麽事情了,想得這麽入迷?在想誰呢?”

    “沒想誰,想公司的事情而已。”

    聽到輕歌這話,火狼總算暗中鬆了一口氣。

    他心裏其實很慶幸,事情並不像他想的那樣,他的丫頭並沒有在想別的男人。

    “公司的事?你是說今天記者問的那件事嗎?”
 

 輕歌抿唇,淺吐了一口氣,點頭:“嗯,也不知道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咱們都做了保密措施,為什麽還會被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