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我可以吃你兔兔嘛 兩個白屁股並排撅著

 如果這樣就被封殺掉,是不是太可憐了些?

    火狼回視著輕歌,片刻後才頷首:“嗯,不可以?”

    輕歌表情有些複雜:“但是,這是身為記者該做的事情呀。”

    “那又怎樣?你也知道那是他們的事,可他們做的事卻讓我覺得不舒服了。”

    知道輕歌還是有點覺得過意不去,火狼繼續說道。

    “他們可以去堵其他人,我沒意見,可他們偏偏來堵你,那我就不樂意了。”

    本來還有點覺得那些記者可憐的輕歌,聽了火狼的話之後,心裏一下暖暖的。

    沒想到,他做那麽多、不惜得罪別人作為代價,就是看不過她被欺負。

    “謝謝你。”

    沉默了好一會之後,輕歌才看著火狼,輕輕說了句。

    “傻丫頭,和我還需要這麽客氣嗎?好了,你就別想那些人了,誰讓他們得罪我,那是他們的下場。”

    習慣性伸手揉了揉輕歌的腦袋,隻要對著她的時候,火狼臉上始終都會掛著一抹寵溺的笑。

    輕歌隻是點了點頭,沒說話。

    兩人又吃了一點點東西之後,便繼續挑選起照片。

    鈴鈴鈴……

    不知道過了多久,火狼口袋裏的電話鈴聲緩緩響起。

    把手機掏出,看了眼來電顯示,他看著輕歌。


 

    “你先選一下,我出去接個電話。”

    “好。”

    本以為輕歌會因為自己接電話都要出去,會覺得他有事瞞著自己而不開心。

    可不想,輕歌聽話地將鼠標接過,自己認真挑選起照片。

    和她相處的時間越長,火狼越發現自己的選擇是對的。

    這麽乖巧懂事,確實讓他省下了不少用來給她解釋的時間。

    不過,火狼也沒想過要省這樣的時間。

    正因為這樣,輕歌這個小舉動才會那麽的引起他的關注。

    知道對方在等自己,火狼也沒耽擱太多時間,來到陽台後,他下意識將落地窗關上。

    畢竟接下來他們要討論的事情,他暫時不太想讓輕歌知道。

    “什麽事?”

    將電話接通後,還不等對方開口,他已沉聲問道。

    “老大,那些人說想見你,有些話想當麵和你說。”

    確定對方是火狼,阿誌才如實匯報。

    “什麽時候?”

    從醫院回來之後,火狼便派了阿誌和好幾名兄弟回了基地。

    原本之前他也說過,會陪他們一起去的。

    可要是將輕歌一個人留在公寓,他是真的不放心。

    “如果可以的話,他們想明天和你見個麵。”

    “明天看情況。”

    “是,老大。”

    “那些記者現在什麽情況?”

    “一個不留,已經全部處理好了,請老大放心。”

    “好,以後也別讓他們再出現在丫頭麵前。”

    “明白。”

    跟著火狼那麽多年,他說話哪怕從來不會說得太明白,可阿誌已經能清楚他想要讓自己怎麽做了。

    交代完事情之後,火狼便將短暫的通話結束,迫不及待地回到房間。

    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哪怕隻是一分一秒的時間,他都不想和他的小丫頭分開,隻想天天黏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