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攻快穿高H係統 公主邊寫邊塞東西

    畢竟他可是那個外人眼裏,永遠都那麽冰冷,不帶半點感情的冷臉男。

    哪怕很多女孩子都會被他所吸引,卻還是不敢靠近半分。

    這麽冷的一個人,又怎麽可能還有這麽細心的一麵?

    就算是輕歌,在沒和他相處之前,她也肯定猜不到吧?

    “幹嘛一直用這種眼神看著我?”

    直到回到公寓,火狼才側頭看著輕歌。

    話雖這麽說,可臉上全依舊帶著一抹愉悅的笑意。

    看得出來,今晚的他,心情還是挺不錯的。

    “沒什麽,就是忽然覺得是不是該重新認識一下你才對。”

    “是嗎?是不是越來越覺得我很好?是一個值得你托付終身的男人?”

    從車上下來,輕歌忍不住白了火狼一眼:“我倒是越來越發現,你臉皮還挺厚的。”

    “在自己喜歡的女孩子麵前,需要裝得那麽冷嗎?”

    火狼從她手裏接過今晚的戰利品,示意她和自己一起往主屋公寓返回。

    “再說了,要是哪天我對你太客氣了,你就不覺得咱們開始生分了?”

    輕歌不說話,他說的,她也不反駁。

    知道輕歌心裏在想什麽,火狼也沒再開口打擾她。


 

    或許是因為太累,等車子裏安靜下來後,輕歌也漸漸進入自己的夢鄉。

    和之前好幾次那樣,那晚她是怎麽回的房間,也沒有半點印象。

    第二天醒來,和往常一樣,輕歌在火狼的陪同下一起回了公司。

    大概是因為有火狼在,從車上下來到回到公司大堂。

    一路上,他們也沒遇到過任何一個記者。

    或許是之前那些記者堵了輕歌之後,直接被拉入黑名單的事傳開了來。

    其他記者哪怕再想從輕歌那裏獲得信息,這會也不敢魯莽行事。

    不過,火狼隻在公司待了不等半小時就離開了。

    聽他的意思,是要去處理一些別的事情。

    至於是什麽,輕歌也沒有詳細去問。

    “不管什麽事,一定要注意安全,聽見了沒?”

    隻是在火狼離開之前,輕歌也忍不住輕聲提醒。

    他才剛出院呢,現在身體還虛得很。

    要是在這時候又出什麽事,輕歌一定會很擔心的。

    這一點,火狼也清楚。

    “好,我答應你,不管做什麽事,我都會小心敬慎的。”

    所以,他伸出大掌,揉了揉輕歌的小腦袋瓜之後,笑著安慰道。

    輕歌抿唇,點了點頭:“嗯,路上小心,到了就給我發信息。”

    “我會的,那我先走了。”

    哪怕很不舍,但,時間確實有點趕。

    火狼也隻能和輕歌告別,依依不舍地離開。

    他前腳才剛離開,輕歌後腳便開始忙碌起來。

    畢竟自己都半個月沒回公司了,再加上最近發生了那麽多事。

    接下來需要她來處理的事情,自然也是很多。

    “……小蘭,這幾天還有沒有記者在公司門口堵著?”

    火狼走了之後,輕歌便往小蘭進了辦公室。

    小蘭徑直來到辦公桌前,站在那裏,垂眸看著輕歌,點了點頭。

    “每天都有,咱們上下班都有點麻煩了。”
 

 “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上頭沒交代讓怎麽處理這事嗎?”